【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红动陇原100年】红二方面军长征 建立陇南根据地

来源:2021年09月16日字体:

  

    1936年率领红军长征经礼县的红二方面军军长贺龙


穿城门

binary_middle.jpg

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旧址

     陇南,一片英雄的红色土地。

    “陇南是红军长征途经地域最广的地区之一,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都在这里留下过战斗足迹。”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甘肃重要讲话中这样讲道。

    1932年4月,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的“两当兵变”,打响了甘肃武装革命的第一枪;1935年9月,毛泽东主席在宕昌哈达铺作出了“到陕北去”的重大决策,成为中国革命的转折点……

    无数革命前辈的足迹遍布陇南,英雄们的战斗事迹广为流传,构成了形态多样、内容丰富、影响深远、区域特色鲜明的陇南红色文化。

    “成徽两康”战役

    徽县既是红二方面军经过的重点地区又是中国共产党在甘肃组织革命、开展活动的重点县之一,在中国共产党甘肃革命斗争史和红军长征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

    1936年9月1日,红二方面军主力集结哈达铺。9月7日,总指挥部研究制定了东出陇南的“成徽两康”战役计划,并于次日下达《第二方面军基本命令》:“我方面军乘甘陕敌人分兵据城的弱点,透过其封锁线打击成县、徽县、两当、凤县、略阳、康县之敌而袭取之”“预定徽县为全方面军临时后方地域”。

    9月11日,战役行动开始。红二方面军分左中右三路纵队,直逼上述地区。17日,四师袭占成县城,六军进入徽县境内;18日,六军十六师、十七师进入两当城,十八师奔袭徽县城;19日,四师及总指挥部进驻徽县城,六师克康县威逼略阳,后北进徽县;20日,十六、十七师攻凤县未克,随后返两当开展地方工作。

    至此,红二方面军仅以10天时间,行程700余里,攻占了“成徽两康”4座县城和陕西略阳、凤县部分地区,胜利完成“成徽两康”战役计划。

    休整扩红再“加油”。从1936年9月17日,红二方面军进入徽县境内,10月7日离境,在徽县境内休整活动21天。休整期间,部队广泛开展地方工作,建立临时革命根据地,成立了县、区、乡镇苏维埃政府及工农红军抗日游击队、回民自治委员会和区域性的抗日反蒋委员会,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

    为了安定民心,在徽县红军每到一处首先开展政治宣传活动,张贴布告、标语、口号,访贫问苦、送医治病;利用集日和群众大会,通过演戏、讲演、教唱歌等多种形式,向群众反复说明:红军战士都是穷苦人出身,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为穷苦人打天下求解放的军队,是抗日的军队,是穷人自己的队伍。

    红军官兵在驻地周围帮助农民收割庄稼,打扫村庄院落,清扫街头巷尾的垃圾,帮助年老体弱缺少劳力的群众劈柴挑水,修房补院,并组织部队修桥补路,挖泉打井,以实际行动感召汉回群众。

    红军尊俗爱民的模范行动,联合一切劳苦百姓抗日反蒋的革命主张,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纷纷交口称赞:“哪朝哪代见过这么好的军队啊!”“红军真是救苦救难的仁义之师啊!”“红军是咱们穷人的军队!”

    红军因势利导,组织群众建政扩红,徽县山城和乡村集镇到处是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闹革命的动人场景。

    在普遍宣传发动群众的基础上,红二方面军积极帮助徽县群众建立地方革命政权,领导徽县群众开展革命斗争。

    短短20几天,徽县城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如丧家之犬,觉醒的民众憎恶黑暗、向往光明的革命斗志十分高昂,先后建立了徽县苏维埃政府、伏镇区苏维埃政府等3个县乡苏维埃政权组织,徽县工农抗日游击大队等4个县乡军事组织、徽县回民自治委员会等5个群众团体组织。全县城乡打土豪数百户,共筹粮食14万余斤、布匹3万余尺、衣服2000余件、白银6000余两、猪羊230余头。

    这些物资,除部分救济贫困群众外大部分用作军需,使得经过长途跋涉,身体极度虚弱的红军将士得以补充休养,恢复体质。此外,700多名徽县儿女参加了红军,给红军队伍增添了新生力量。

    时光见证历史,历史催人奋进。

    跨越历史烟云,被热血浇灌的长征路上,红军故事代代相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信念在人民心中愈发坚定……

    龙池湾战役

    地处陇蜀要冲的礼县,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发生过许多重大军事事件。民主革命时期,红二方面军发动“成徽两康”战役,两次过境礼县,不仅在礼县这块土地上留下了红色记忆,更为这里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巍巍将军梁下,龙池村静静依偎,细数着那些早已深深刻入历史年轮的红色记忆。

    青山历历,碧水悠悠。80多年前,100多名红军战士用鲜血与生命,在这里粉碎了敌人妄图南北夹击消灭红军的梦想,冲出了敌军精心构筑的包围圈,保存了红二方面军的主力。

    这是红二方面军走出草地后经历的最惨烈、损失最严重的战斗。

    重返红军血战现场,一草一木皆忠魂。

    1936年10月7日上午,当时正值秋末冬初,天气已有些寒冷,撤出“成徽两康”战役北上的红二方面军六军团途经天水县大门、余家海头,从罗家堡对面的南山下山,蹚过冰凉的西汉水进入罗家堡和盐官之间。

    担任前卫的红军十六师先头部队在杜家窑附近的川坝里,在准备埋锅做饭等待后续部队时,事先埋伏在杜家窑的国民党部队,突然用轻重机枪向红军猛烈扫射,紧接着,埋伏在高楼、罗堡的敌人同时向红军发起攻击,红军十六师仓促应战,而敌人在飞机支援下向我军猛烈攻击,从三面对红军构成夹击之势。

    当时,红军主力部队由于不明情况,陆续进入了敌人的包围圈,如果不及时杀开一条通道,等驻扎西和、盐官的敌人增援部队赶来,整个红六军团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这时,随先头部队一起行动的师政委晏福生,一面指挥一个营向刘家斜坡发起猛烈攻击,一面亲自率领突击部队从敌人火力较弱的刘家窑一带向北突围。

    晏福生率领战士们刚突破敌人第一道防线,突然几架敌机飞过来,向红军阵地一阵猛烈轰炸和扫射,突击部队好多指战员倒在了血泊中。危急关头,军团模范师赶来增援十六师,战士们一鼓作气攻占了毛牛墩、簸箕湾等敌人阵地,终于杀出了一条血路,突破了敌人最后一道防线。军团长陈伯钧、政委王震、参谋长彭绍辉带领红军主力成功突围,经将军梁向北转移。

    红军主力突围后,负责掩护任务的晏福生和战士们已经弹尽粮绝,晏福生的右臂被敌人的机枪子弹打中,一伙敌人又向他们冲来,危急时刻,晏福生忍着剧烈的疼痛,把随身携带的文件包交给一名警卫员,命令他带着文件突围。

    晏福生说罢纵身从山坡上跳了下去。警卫员见已经受伤的晏福生跳下了山坡,以为他牺牲了,几天后,部队在渭水边为晏福生举行了追悼会。

    其实,晏福生没有牺牲,他滚下山坡后藏在了一个土窑洞里,被龙池村村民刘锡军所救。而着急追赶大部队的晏福生并没有在刘锡军家多做停留,休息两天后,第三天一大早就让刘锡军用自家的毛驴送到了红河。

    后来,晏福生几经周折,最后在通渭找到了红军部队,不幸的是,他受伤的右臂由于没有得到及时医疗救治,回到部队后截了肢,被人们称为“独臂将军”。

    故事在这里告一段落,但牺牲的100多名红军战士却长眠于此,与这片土地融为一体。

    如今的将军梁,山势依然陡峭,沟壑纵横,昔日的战场已成为上千亩苹果园的“容身之所”,苹果产业也成了当地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


作者: 责任编辑:李多进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澳门葡京网站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