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 事

来源:嘉峪关日报2021年11月26日字体:

杨岁平

一个听来的故事——

他怀里揣着一把枪,坐在芨芨草的野地里,看着群羊啃着冬日的阳光。

一只可爱的小羊羔卧在他脚下,瞅他,眼神懵懂,满是悲悯:这碎娃可怜,这么尕不读书去,陪它玩呢。

那晚,他又一次听到娘骂爹:“你就知道放羊?放羊,放羊,你还不如一只羊。跟了你算我瞎了眼,光阴过成啥样了。离婚吧。我已经想好了。不离也得离!”

每句话像钢钉一样扎在爹的心上。

他躲在山墙后,看见爹全身发抖,爹紧紧地攥着鞭子,鞭子上扬,又落下,打在羊身上。

“啊——你还想打我?来,来,打死我。跟了你,我啥都没图上,来,打死我!”爹退着,娘肩膀向前靠,胸膛向爹撞过来,爹身后是白刺围就的栅栏羊圈,爹无路可退,咕咚一下坐在了地上。娘那一瞬,看见了他,一愣一怔,不说话了。

那晚,来了辆白色轿车,灯光凄厉,照亮土路,娘跟一个高个子男人,匆匆而去。他听到汽车的轰鸣声,顺手抄了一根红柳棍子追出来,砰一声,砸车屁股上,但车已启动,慌不择路,一束光亮向黑夜远处逃窜。他诅咒着,撵,可车转了个弯,灯光消失在戈壁荒村的黑暗里。

车带走了娘,留下一片黑夜、他、爹。

爹蹲在羊圈里,佝偻成一团黑影,搂着一只咩咩叫的小羊羔。小羊身上沾满粘稠的血衣,小羊打着哆嗦,爹把小羊抱在大衣里,小羊粉红色的嫩嘴巴舔爹满是胡须的下巴。爹放了半辈子羊,爹只会放羊,别的啥都不会。

天凉了,屋内炉火正旺。

小羊站在炉旁,咩咩叫。

他心里对娘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恨。

那晚,他站在祁连山群山环绕的山窝窝里,万念俱灰。周围一片寂静,一片黑暗,这天然的草原牧场,草原之外便是浩渺的戈壁荒滩,荒滩上长着蓬蓬草,梭梭,还有骆驼刺,贫瘠的土地让爹背了太多的委屈,而进城后的娘突然发现外面到处都是花花的世界。

扑——,他在黑暗里吹气,心里有了主意。

草地一望无垠,天际飘着一丝自由的云,白花花的羊群在小山包上漫无目的地散步,衰草连连,处处一片苍茫的土黄色。他站起来,拿起心爱的作业本,一页一页撕成大大小小的碎片,碎片像一只只洁白的蝴蝶,随风飞舞,渐飞渐低,落下,一只只羊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跑过来,把蝴蝶一口一口吞下去,还以为是啥精饲料呢,吃精光!

唯有那只小羊始终盯着蝴蝶,一动不动,像在识字。

羊妈妈过来护犊,头一低一抬,把他抵翻在芨芨草墩里。

他爬将起来,呼天喊地,惊起野雉一窝,鸟们护着儿女齐飞。

抬目处,高个子男人站在草窝里,手枪抵住男人腰窝,男人举起手来,啪啪……

一把黑色的塑料玩具手枪。


作者:杨岁平 责任编辑:赵丽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澳门葡京网站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