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春

来源:嘉峪关日报2022年04月29日字体:

浅春

●陈玉梅

“小城风起,残雪玉消,青青杨柳碧梢,杏花含笑,桃花俏,纸鸢一曲清哨,枯叶横枝探芽草。春燕衔泥,碧水清涛,纷纷阶前急雨,罗裙轻提,绣屐泥,湿云几朵压低,夜来丁香窃窃语。”

小城的春天委实是来得慢了些,气温起起伏伏,衣服删删减减,空气中飘浮着若有若无的浮尘,远天一层薄云雾气沉沉,晨风清冽,树沟里稀稀疏疏地开了几枝鹅黄色的迎春花,清新、典雅,衬托出灰突突的槐树越发苍頹了,荒草下面星星点点的几簇新绿让荒芜了整冬的小城终于嗅到了浅春的气息。天空虽然不明朗,却飘满了各式各样的风筝,孩子们踏着滑板车飞来飞去,沉寂许久的广场上喧闹非常。

因为住的离老市区较远,竟然不知道文化宫转盘那里的桃花和杏花开了又谢了,有一种远遁深山避世的感觉。记忆里那几棵桃树和杏树栽到那里很多年了,年年春天如期开放,那一树树桃粉杏白成为小城春天的经典和坐标。多年以前,一群少男少女们在如云如雾的花树下尽情地挥洒着他们的青春和快乐,谈论着理想和抱负,年少轻狂,“好美的桃花呀,好想折几支插到花瓶里!”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位少年徘徊在怒放的花树下面,偷偷地折了几支桃花,把它藏在衣襟里,在深夜里敲开姑娘的窗,将花塞给姑娘,羞涩地飞奔而去,姑娘看着那被蹂搓的只剩三朵两朵的花儿和枝丫,满满的甜蜜和忧伤,父母之命,柔情的姑娘很快就要嫁做别人的新娘,从此后落樱纷纷的花树下多了一位落寞的少年,一树树的繁花年年开放,树下却再也不见了偷花的人,在最美的年龄错过了最美的风景,如水的流年啊,还有多少回忆,徒留下了一地的花瓣和遗憾,如今,竟然连它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谢的都不知道了,四季花开轮回,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仿佛一夜之间,柳梢上那一粒粒的小芽笣便长出了尖尖的嫩芽,一夜一景,金色的蒲公英铺满了草坪,小草郁郁。柳树开花的季节,一场春雨飘飘洒洒地落下来,荡尽尘埃,湖面上激起一圈圈的涟漪,烂漫的小情侣共撑着一把伞,漫步在公园的小径上,雨雾落在长长的睫毛上,映满了湖水的清亮。踽踽独行的老人和踩水的小朋友,却是另一道独特的风景,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安静和美好,“晓看彤云暮成霜,黛云水墨绘峰峦,群英尽洗铅华脂,浅春新雨润奇关。”


作者:陈玉梅 责任编辑:李多进 李沛丰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澳门葡京网站网
官方微信